电竞

强世功香港占中事件引发的思考强世功观察者

2019-10-08 03:46: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强世功:香港“占中”事件引发的思考-强世功-观察者

被访者:从目前来看

,香港“占中”主要是两部分群体,第一部分是很早就开始组织这次活动的反对派,这个群体主要是政治群体,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挑战人大决定的权威,要求特区政府率领香港市民向中央提出新的诉求,要求人大重新做出符合他们期望的决定。第二部分是在人大决定之后,在反对派的鼓动下,青年学生,也包括一些市民,参与到这个事件中来。这些学生很多并不一定清楚基本法的规定和人大决定的来龙去脉,但他们关心香港的发展前途,对香港现实不满,他们有追求普选的朴素愿望,对未来更多一些理想化的色彩。目前,被动员起来的学生和市民成了“占中”主体。

被访者:这里有很复杂的原因,我先讲几个比较简单的原因。首先就是由于香港经济社会的原因,长期以来,香港社会面临着巨大经济和社会问题,特别是经济发展缺乏持久动力,贫富差距拉大,失业率上升,导致不少大学生毕业以后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工作后赚得薪水不足以供楼养家

。这些问题在香港社会已经买瓷砖原有相当一段时间的积累,导致香港社会有普遍的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借普选问题释放出来,尤其是年轻学生,他们希望通过政治普选问题来解决社会民生问题。

其次是香港政治的原因。香港政治原本具有强烈的精英政治传统,但是从香港回归以来,香港反对派逐渐塑造了一种社会运动的政治文化,即政治问题不是通过立法会、行政长官、政治选举、政治对话等现有的政治架构来解决,而是通过游行、示威、街头运动、公投、占领等各种各样的社会运动来表达其政治诉求。特别是2003年大游行导致行政长官及其他政府高官辞职。在这种背景下,反对派意识到社会运动是解决政治问题的有效手段,从此之后,他们主要将街头社会运动作为政治的主要手段,采取“反国教”等各种抗议运动挫败了特区政府的许多施政措施。而且被街头运动的手法带入到立法会中

,不仅在立法会对政府官员采取人身攻击等戏剧化的手法,而且采用“拉布”战术,对政府提出的法案采取上千条无聊的修改建议,为立法会通过政府议案设置障碍。这次他们更是通过发起更极端的“占中”运动,不仅提出人大重新决定的主张

,而且喊出来“梁振英下台”的口号。在这种政治氛围中,反对派一点一点地冲破法治的限制,慢慢形成“法不责众”的群体效应,这种效应也在鼓励香港社会集体犯法,无疑在冲击和破坏香港的法治传统。

最后,就是互联的发展和香港传媒意识形态脸谱化的灌输,符合青年人思维单纯、感情冲动的特点,很容易对青年人形成有效的政治动员。不仅香港如此,全世界都在面临互联时代的青年运动的冲击。

被访者:这一部分,人们已经谈得很多,港英时期采取的是独裁统治。香港民主体制是中央在推动香港回归的过程中带来了。关于这些具体的对比,中央在香港问题的《白皮书》中已经有权威的叙述。我这里不像重复,我曾牛皮癣吃菠菜经在一篇文章中明确指出,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相信很多人不认同这个提法。这就需要我们回到历史中,看看中央在香港民主发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这里,我想提出“香港民主三波”这样一个概念,系统梳理香港民主的发展脉络。

香港民主第一波是从1960年代反英抗议运动到1970年代法定中文语言运动等一系列社会民主运动。这样波民主运动的最大动力来自中央通过香港新华社在香港社会进行广泛的动员。第一波民主化的主要目标是改善香港基层民众的经济和社会环境,进而要求结束港英殖民统治。其中,反英抗议运动遭到港英政府的残酷镇压,但法定中文语言运动却取代了胜利。第一波民主化对香港民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直接促使港英政府在1970年代推出“行政吸纳政治”的治理模式。另一方面促使香港本土文化意识的产生和发展,为香港结束殖民统治和后来中央实行“一国两制”的奠定了社会基础。

香港民主第二波是伴随着香港回归历程展开的。1980年代初,中央率先提出按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方针政策解决香港问题。这就明确了香港未来民主发展的道路。正是中央的这一政治决断,直接奠定了香港人自己管理自己的民主体制

事实上,当时不少香港人在猜测中央提出的治港政策时,认为中央会直接委任行政长官来取代港督的地位,而没有料到香港人会由自己选举产生行政长官,更不用说普选了。所以,即使在联合声明中,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都完全规定采用普选。

中央确立的治港方针政策是通过基本法体现出来的。基本法是由全国人大起草制定的国内法,中央拥有制定法律的主导权和决定权。尽管如此,在基本法起草过程中,中央款瑜伽生食养生食谱不仅吸收大量的香港人才与基本法起草,而且发动香港社会各界参与到基本法起草的讨论中,为基本法起草提供咨询建议。基本法起草中对香港社会的广泛动员,刺激了香港社会的民主运动,再加上港英政府提出的代议制改革,使得香港民主运动蓬勃发展,各种参政议政团体分成立阳江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回归祖国和发展民主,或者说“民主回归”,构成香港民主第二波的主流。

香港民主第三波是香港回归之后的民主发展,中央通过几次人大决定推动香港循序渐进发展民主,并在经过20年的发展而落实普选。香港回归之后,反对派一直积极争取“双普选”,以至于给人们造成一种错觉,似乎中央在推动香港民主发展方面无所作为。而事实上,香港民主发展是中央、建制派、反对派以及香港普通市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其中,中央在推动香港民主发展中扮演了积极的作用。

怎么自己做微商城
如何上线微信小程序
在微信上怎么卖东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