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讨 债

2019-12-04 17:0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成抓起桌上的玻璃杯,一仰头把里边剩下的半杯二锅头灌进嘴里,吞下,站起来,双眼已红得像只兔子。他把刚买的那把菜刀王怀里一揣,转身出了屋。

“天成,天成!你想干啥?你站住!”女人追了出来,“驴二他不给钱,兴许真是一时没有。要不明天我去辛庄找我哥先拿点去,你可别干傻事儿,啊?”女人说着已带哭腔儿了。

“你少管!回去!”天成“呼”的一声发动了摩托车,冲女人吼了一声,便驶进了夜幕中。

“日你妈驴二,借我钱二年了不还!你这王八羔子,今天不给我钱要你好看,他妈的你等着!”天成边走边骂,直把驴二的十八代祖宗翻了个遍。

说起这驴二,大名吕进财,是天成的初中同学,在花果山镇好歹也算个人物,因为性子烈、脾气犟,在家排行老二,被人称作驴二。这是个要驴起来亲娘老子都不认的主儿,如今赚了俩钱儿,就更驴了,也更牛气了。

驴二借天成钱的事儿,还得从前几年说起。天成中学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回来承包了村里的二百亩荒山,栽上了果树,这也真找对了路,没几年就发了,成了不大不小的款儿。两年前,驴二做生意赔了,找天成借钱。天成二话没说就给了两万,说,不够再来,老同学嘛,当年在学校买个烧饼还一人一半哩。谁知这两万块钱一出手成了肉包子打狗。驴二生意越做越大,钱袋子越来越鼓,可就是不提还钱的事儿。天成也没在意,也没催着要,不缺钱花嘛。

今年天成却走倒运了。一园果子原本长势也不错,天成满以为可以再赚一把了,谁知麦收后竟连下了两场冰雹,把个果园砸得稀巴烂。烂果子当然没人要,堆在园里坏了,酸臭难闻,让人近前不得。就这当儿,各路债主走马灯似的一拨儿一拨儿来要钱。县农林局的几个技术员要工资,要技术费;农技站要花费、农药、树苗款;雇来的帮工要工钱,连环保局也开出了罚单,说烂果子发霉污染空气。球!着他妈哪跟哪呀,一群喂不熟的狗!天成气得直翻白眼。气归气,骂归骂,钱却不能不给,谁上门来都是爷,哪个也得罪不起。这样下来一家伙得四五万呐!天成急得上火,满嘴起燎泡。虽然说这几年摊子铺得挺大,自己扑腾的也挺卖劲儿,可一下子拿出四五万现金来也真不行。东挪西凑才弄来了三万多元,大窟窿补住了,小眼眼儿还不少,他想起了驴二借的两万块钱。

找了几次,驴二总说手头紧,没钱。要得急了,驴二竟红了脸,喷出一句:“妈的,我驴二没钱,还不起你,你咋着?”妈的,这年头,欠债的成了爷,要债的倒成了灰孙子!天成闹了个没趣,但为了情面,他忍了。可这驴二也太不是人,太没把天成当回事了。这不,前些时候,驴二又新买了辆黄川摩托,一万多块哩,整天戴着副墨镜,车后边驮个小妞儿,日一声往东,日一声向西,一会上县城,一会去镇上,酒店出来下饭馆,出了商场进超市,大堆大堆买东西,还整天在天成面前晃悠,这他妈不是成心气人吗?日你妈驴二,日弄人哩!没钱还债,就有钱买车?没钱还债,就有钱背着老婆在外面搞女人?天成气不过,决定今晚就去找驴二,非要钱不可!

“吱”一声,天成把摩托车停在了驴二家大门口,大灯冲着门,照得一片雪亮。

“驴二,日你妈你给我滚出来!在他妈不给钱我剁了你!”天成冲着驴二的房子大喊大骂。里面却没有一点动静。

“日你妈,叫你给我装鳖!”天成走上前,照着驴二家的大铁门狠狠踹了几脚。

过了一会儿,门口的电灯一亮,门开了。驴二的儿子小涛探出了脑袋。

“天成叔,你咋来了?有啥事儿?”小涛望着满嘴酒气的天成,怯生生地问。

“你爹呢?我找你爹!”

“我爹不在家,他今天下午打了我妈,走了。我妈在家呢。你进来吧,叔。”

走进门,天成看到屋内一片狼藉,刚装修不久的木板墙破出几个洞,断为两截的茶几扔在屋角,屋子中央是一堆碎玻璃烂茶杯等。驴二媳妇英翠在凌乱的床上,面朝里躺着,双肩一耸一耸的,像在抽泣。看到这些,天成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妈,我天成叔来了……”

英翠转过身,在儿子的搀扶下颤悠悠的坐了起来,眼睛肿着,额头上乌青两个大包,看来给驴二打得不轻。

“天成,你是来要账的吧?进财他……”话没说完,英翠就先哭起来。小涛连忙去劝。

“啊?不,不,嫂子,我不是来要账的。我只是听说了,来看看。”天成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知道你是来要账的。你的果园出事了,我也听说了,可进财他……他在外面寻欢作乐,家里的事儿啥都不管。今年小涛考上了一中,要点学费、生活费他都不给,还打我。唉,他准是让那个小狐狸精给迷住了,钱都花在她身上了。我命苦呀,摊上这么个没良心的……”英翠又是述说又是哭,鼻涕一把泪一把伤心极了。

“嫂子,我真不是来要账的。我是听说侄儿考上了一中,来看看。嘿,比我那儿子可强多了。我还带了点钱。”天成看着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小涛——这个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孩子,心里酸酸的。他拿出了兜里的五百元钱。

“他叔,这咋行呢?你正急着用钱呀!俺不能旧债没还又借新账呀。”英翠踉跄走过来抓起钱,要还给天成。

“嫂子,你别这样。那钱我找驴二要,这钱是我给侄儿的。好啦,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以后有什么事就让小涛去找我。”天成说着来开门走了出去。

“他叔,谢谢您了。小涛,快送送你叔。”英翠双手捧着钱捂着脸又哭起来。

“驴二,你小子真有福气,生了个好儿子。但那钱,你一定得还!”回去的路上,天成又把驴二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但他觉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心里再也不似来时那样火燎燎的了……

共 21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天成怒气冲冲去向驴二讨债,驴二不在,天成动了恻隐之心反倒给了考上一中的侄儿五百元钱。由此可见,天成是性情中人,义气,好冲动,善良。小说乡土气息浓厚,人物形象鲜活。感谢赐稿。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07-19 12: 6:22 问好。期盼您的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6-08-15 05:41:15 欣赏了文友短而精的佳作,作品虽然没有加精我喜读的就是我心中的精品,埋在沙里的金子总会被人发现。感谢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这个培育文学新人的平台使我们天天进步。祝福文友万事如意!伸手遥握。

长春银屑病专科医院排行
驻马店市第一人民医院
连云港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广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