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绝世剑尊 第381章 真无境八重

2019-10-13 00:2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尊 第381章 真无境八重

这时,府厅外传来yizhèn骚乱。

徐寒冷笑一声,眼眸中雷光闪烁。

轰隆隆!

符文身子一颤,仰头看去,嘴角不由地颤抖起来。天色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昏暗,紧接着黑云密布,形成恐怖的漩涡,漩涡中心雷电吞吐不休。

“天罚……”紫电天雷剑霸气指向苍穹,徐寒的身上流蹿着一股雷电之意。

轰!

一道可怕的雷电从黑云漩涡的中心倾吐而下,与此同时,徐寒身体冲天而起,快若闪电,紫电天雷剑爆发出强大的雷电,凶猛地刺入天雷,顿时,天雷之意传遍剑身,与紫电交织。

“糟糕!快散开!”以符文的实力,都被这一招的恐怖所震慑,其威力可想而知。

可惜,为时已晚,随之“斩”之一字倾吐而出,徐寒的身体仿佛刹那间与紫电天雷剑以及天罚融为一体,化作一道金紫色的雷电从天而降,迅猛无比。

咤!!!

恐怖的雷电嘶鸣闪过空间,令天地一颤。

大地瞬间撕裂,留下一道焦黑的沟壑,而包括符文在内的八名血袍人,也在那一瞬间消失在空间。

“好……好厉害……”月白凡肃惊愕地站在那里,目光震颤不已。此次袭击月白府的血袍人,实力至少是真无境五重,其中甚至有三名真无境六重境界的高手,却几乎被徐寒一招灭尽。

幸存的两名血袍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意,惊恐地看着徐寒,身体瑟瑟发抖。

徐寒不言不语,一步,一剑,两名血袍人血溅当场。

幸存的月白府人此刻都説不出话来,寂静的气氛弥漫在空间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徐寒的身上,有震惊,有难以置信,也有崇拜。

他们的脑海阵阵炸响,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人与曾经被月白忌重伤扫地出门的散人是同一人。曾几何时,徐寒连月白忌一招都架不住,可如今,真无境六重的高手他随手就杀。

最为可怕的是,从曾几何时到如今,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

“凡肃。”徐寒目光忽而落在月白凡肃的身上。

月白凡肃身子轻颤,连忙应了一声。

徐寒一脸严肃道:“你把府里的伤亡tongji一下,然后派人把这些血袍人的尸体处理掉。”

“知道了。”徐寒在月白府的地位本来就很高,今天又在众府人的面前展现出了无与匹敌的实力,月白府中无人不对他崇拜至极,对于徐寒的吩咐,凡肃自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尽管杀死了血袍人,徐寒依旧面如冰霜,他知道,石核的秘密被发现这么大的事情,血袍人不可能不通知血夜府,今天的袭击,仅仅只是一个警告,暴风雨还在后面。

徐寒的dānxin,终于在血袍人袭击月白府后的第二天爆发了,这一次袭击的血袍人都是真无境六重高手,势不可挡地闯进了月白府,但他们并没有屠杀月白府的任何一人,而是喝令所有人不许轻举妄动。

面对数量众多的真无境六重高手,月白府自然无一人敢违抗,僵硬地停在原地。徐寒是唯一一个挺身站在最前面的人,冰冷的目光扫视着眼前的血袍人,没有丝毫的畏惧。

“该来的,总会来的。”徐寒心中低语,不过他在昨天就已经做好了zhunbèi,封死了蝶影修炼的密道。就算今天被灭府,至少保证蝶影的安全。

但是血袍人却迟迟没有动作,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良久,血袍人忽然让开了一条道,沉厚的大笑声突兀响起。

徐寒瞳孔一凝,目光落在那位慢步走来的白发血袍人身上,心头暗颤。此人,竟是一位真无境八重的高手!

而徐寒身后的月白府人,已经吓得面无血色。在他们看来,真无境五重已经非常强大了,真无境八重……这已经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境界了。

“呵。”徐寒冷笑道:“血夜府竟然连真无境八重的高手都派出来了,可见我的面子不小啊。”

白发血袍人干笑了几声,“我也觉得你的面子不小。”他打量了徐寒一下,微微笑道:“我的名字,叫落叶风,你也可以叫我落老。”

敢自称“老”的人,都是自认为实力足够强大的高手。可惜,在徐寒心目中,他还没有zhègè资格。

“落叶风么。”徐寒嘴角轻轻一扬:“我想,我就不必介绍自己了,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

“没错,我知道你是徐寒。”落叶风的嘴角浮现一抹诡秘的笑容,他轻移几步,来到徐寒的面前,嘴角笑容不减,“可是,你是不是得先学一下礼貌?”

落叶风的语气陡然冷厉起来,徐寒只觉得身子一沉,如遭泰山压dǐng,单膝猛砸大地,另一条腿则剧烈地震颤,迟迟不肯放下去。

“哟?”落叶风戏谑道:“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有骨气,dǐng着我的厚重剑意,还能勉强支撑一条腿。”他本来是要徐寒跪下的,没想到竟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徐寒神色冰冷,咬牙瞪着落叶风,瞳孔中闪烁着寒芒,仿佛要吃人一般。

“别这么看我。”落叶风冷冷地zhushi徐寒:“小子,你要知道,我要你死,不过是一个念头而已。让你学会礼貌,是为你好。”説着,他绕着徐寒走了一圈,“论实力,论资历,论辈份,你都得叫我一声前辈,要是论起年龄,你还得叫我爷爷。”

听到这话,徐寒的嘴角不禁闪过一抹嘲弄的笑意。前辈?想让徐寒叫一声前辈,必须深得他的尊敬。可惜,想要得到他的尊敬,光有实力和资历远远不够。至于爷爷,那更是做梦,徐寒自认自己的祖辈。

落叶风蹲了下来,与徐寒近距离对视:“我是知道你的名字,但在我报出自己的名字之后,为了表示你的敬重,你也必须报上你自己的名字,这是敬重,懂吗?”

徐寒此时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他还是冷笑了一声:“想要得到我的敬重,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有什么资本不敬重我?”落叶风理所当然地説道:“你或许有天赋,但你现在只是真无境五重的弱辈,而我,则远远凌驾于你,你敬重我,那是天经地义的。”

此话一出,所有月白府人都不禁倒吸几口冷气,后背嗖嗖地灌着阴风。真无境五重,还只是弱辈?那他们算什么?恐怕在落叶风的眼里,连蝼蚁都不如了吧?

“好一个天经地义。”徐寒嗤笑道:“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好笑的xiàohuà,倘若天地能语,你这话岂不是要他们笑掉大牙?就凭你?也能代表天地?”

落叶风神色一滞,微怒道:“小子,少给我嘴硬,就凭你还没资格教育我。”

株洲好的癫痫病医院
湖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遂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株洲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湖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