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一切都会过去_a

2020-01-16 23:45: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沈拉走出酒店,沿着林荫小道,毫无目的游荡。都市的霓虹五彩斑斓,天气依然很热,夜风虽吹拂着,却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凉快。沈拉在江边停下,盯着泛彩的江水,呆呆出神。刚才的场景似乎就停止在那一瞬间,从林立出现在她跟前的那刻后,她大脑似乎一下子就短路,一片空白。

沈拉从来就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形下见到林立。尽管事实上她曾经不止一次幻想着与他见面的诸般情形。来此之前,并没有人告知她林立会在这里。林立看起来很不错,一身得体的穿着,红光的笑容,还有跟以往一样不俗的谈吐。多少年了?四年?五年?沈拉开始发晕的脑袋在这四跟五之中来回晃荡。酒力发作了,就在刚才,一向不胜酒力的沈拉愣是灌下了两大杯。

林立站在她的跟前,笑着看着她,拉拉!

拉拉。多么熟悉的呼唤,这个曾经在她梦寐中的呼唤,只有他只有林立才会这般呼叫她。林立是她曾经的恋人,他们曾经甜蜜地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这时光至今仍藏在沈拉的内心深处。

混淆着潮湿的江风乱了沈拉的刘海,也乱了她的思绪。不远处教堂的钟声咚咚地响起,洪亮悠长。沈拉理了理头发,她想,该回家了。

沈拉打开家门,卧室的灯火还亮着,丈夫正在电脑前不停地挥舞着鼠标。沈拉走进去,丈夫头都没抬一下随便丢下一句,回来了!沈拉有气无力地恩了一下。多大的人了,还玩网游,一点正经都没有。沈拉进卫生间的时候心里突然不自主的嘀咕。

睡觉的时候,丈夫怀抱着她,问今晚玩得开心吗?沈拉转过身子后小声地恩了一下,在洗澡时沈拉想着要把遇见林立的事告诉他,至少他有知道这个事的权利,可现在她似乎什么都不想说。

丈夫从后面抱住她,手指在她的背上轻轻撩动。这是他们房事的前兆,沈拉没来由地拿开了这只让她曾经快活的手,说,别弄了,今天很累,睡吧!

第二天,沈拉下班时接到了林立的电话。昨晚告别时两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林立说拉拉,一起吃饭吧。沈拉恩了一下。她应得很慌乱,仿佛是下意识作出的反应。

沈拉给丈夫挂了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去吃饭你自个搞定。站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看着匆匆而过的人潮还有巴士站台上翘首以待的人群,那一对对的恋人,沈拉记起,五六年前的时候,她和林立在萧瑟的寒风中紧贴着身体等待最后一班巴士。他们亲吻着对方,做告别的吻别。

林立混得不错,听他们说起,林立自主创业,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商业天地,有车有房腰缠万贯,但接近不惑之年的他似乎没恋爱,正宗的钻石王老五!熟悉她过去的他们在说到这点时眼睛都看着她,甚至有的人还戏谑着说,沈拉,你还有机会的!

一辆白色的汽车停在沈拉的身边,响起的鸣叫声中断了沈拉的思维,林立的脸孔出现在她的面前。

汽车一路奔驰.林立说等很久了吗?沈拉摇摇头说没有,我也是刚到。林立笑了,其实他是知道的,刚才他就在不远处透过玻璃镜见到专注的沈拉,她在想什么呢?在想以前的那些事吗?

汽车兜兜转转,终于在一个宁静景色迷人的地方停下,这是本地颇有盛名的农家食肆。除了饮 美更重要的是这里环境宁静,亲近大自然。

彬彬有礼的侍应生带着他们走向里面的贵宾室。沈拉记得这里的贵宾室需要预约,常常是有约无席,有一次她公司想要在这里订个位置款待客户,却被告知已排期到半个月后。林立看起来很熟悉这里,真的是混得风生水起。

两人喝了些酒,气氛有些沉闷,沈拉瞧着林立黑发中混淆着的白发,很想开口询问林立过得怎样,在她的心里,一个声音响起:他过得很苦。沈拉低下头,眼睛慢慢润湿。

一双大手落在她的秀发上,轻轻地抚摸着,同时耳边传来一道沉重的叹息。沈拉努力抬起头望着林立,林立的双眼满是温柔,沈拉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你恨我吗?”

”是的,以前半夜想起是很怨恨你,但现在不了。“

“是我对不起你,阿立!”沈拉的眼泪就如崩堤的洪水,顺着脸颊川流不息。

关于当年两人恋爱的事,就如俗世中诸多的桥段,而棒打鸳鸯无疑是其中的一个。当年的林立虽然看起来很优秀,在艺术上的造诣不错,可惜在这个物欲第一兼且浮躁无比的都市里,还有谁有这份闲情来欣赏呢!林立穷途潦倒,房子没有,车子没有,票子更没有。在沈拉爸妈看来,这样的一个家伙怎么能给女儿幸福呢,所以他们极力反对。沈拉并不是没有做过抗争,但在与母亲争吵中,身体孱弱的母亲倒了下去,后来虽然没有大问题,但素来孝顺的她却再也没有勇气了。林立在听说她母亲气倒后的第二天就消失了,沈拉寻找过他,却是音信全无。沈拉知道,自尊心极度要强的林立除非自动出现,否则是不可能找到的。与林立相逢的那个晚上,沈拉问自己,如果当初再勇敢一点,又会是怎样呢?在林立离开的第三年里她就在母亲一手操办下嫁了现在的丈夫,一个有车有房的本地人。生了一个儿子,儿子由她母亲带着,他对她还算不错。

“拉拉,不要怪责自己了。”林立很清楚为人父母的所作所为。当年沈拉父母的行径的确是伤害了他,让他气愤不已,只是这几年来商场上的浮浮沉沉,已经让他看轻了。"我虽非人家父母,个中情理还是明白的。没有那个父母不想儿女活得好的,当年自己除了一副臭皮囊别无他物,沈拉的父母又怎会安心呢?

那晚见到沈拉是在林立的意料之中,即使沈拉不出现,他也有必要见见沈拉。这些年来,沈拉就是背负在他心中的一道枷锁。就是这道名字,让他有了如今的一切。同时林立也知道,这道枷锁一样伴随着沈拉。

“你真的不怪我了?!”

嗯,傻孩子。林立轻拭她脸上的泪水,怜惜地看着她。

沈拉扑到林立的怀里,眼泪汹涌而出,她曾无耻地闪过林立是为了报复当年的念头,一时羞愧不已。

“别哭了,再哭可就不漂亮了。”

话语一如当年他哄她的时候。沈拉一时呆住了,半响离开林立的怀抱,抹抹眼泪说,谢谢你,林立。事情的确如林立所认为,当年的事成了她的梦魇。

一切都会过去。这是他们道别时林立说的。半个月后,沈拉出席了林立的婚礼,与他同行的丈夫看到新娘子的时候,看了看沈拉,然后惊奇地说,咦,怎么你们那么相像的?

共 2 9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恋爱的事,如俗世中诸多的桥段,棒打鸳鸯无疑是其中的一个。于是,就有了背负在彼此心中的一道枷锁,就有了爱恨纠结。当爱已成往事,一切都会过去。小说文笔生动,故事曲折感人,结尾余韵无穷,耐人品味。【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5-04 08:15:24 当年的事成了她的梦魇,带着自责,度日如年。情差缘错,浮浮沉沉,谁又分得清,谁对?谁错? 联系QQ:1071086492

什么青菜能消肿止痛
关节肿大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小儿厌食的病因
四磨汤治疗术后排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