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中國最大二氧化碳氣田存亡之爭資源還是禍害

2019-11-09 01:4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最大二氧化碳气田存亡之争:资源还是祸害?_产业经济

1 2 下一页  南方周末7月8道 12家二氧化碳回收企业,密聚苏州,为自己受损的行业利益鼓呼,却意外击中了中国最大二氧化碳气田――黄桥气田的生死命门:是违背减排大势的环境祸害,还是顺应市场的稀缺资源

绝地反击

“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这是一个罕见的场景:平日的竞争对手自发聚在一起,同仇敌忾地声讨共同的敌人

6月25日,江苏苏州,12家江苏省内二氧化碳回收企业(下称回收企业)的老总在一家酒店闷声开会烟雾缭绕中,不时有人言辞激烈,王荣华低着头,不时记录

这位江苏省气体工业协会秘书长试图扭转会议方向,将枪口指向市场上没有二氧化碳经营许可证的小企业,但没有人愿意附和这个权宜之策,抨击目标出奇一致:关闭黄桥二氧化碳气田

“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会议召集人张孝民说他是徐州一家二氧化碳回收企业的总经理

黄桥二氧化碳气田 (以下简称黄桥气田)可是个庞然大物它位于江苏省泰兴市黄桥镇,是全国最大的二氧化碳气田,可采储量约600亿立方米这是不为公众熟知的一种地下资源,它如同石油、天然气一样被勘探、开采,并拥有广阔的市场需求:造船、筑桥等工程建设的焊接,金属加工,啤酒、碳酸饮料等的添加剂,各类化学用品的原料,消防用品,等等

因为黄桥气田开采的二氧化碳纯度达99.9%,稍作提纯就可销售,简单工艺带来了低成本优势,张孝民估计,这些气田开采所得二氧化碳出厂价可以低于200元/吨

而这显然是回收企业无法抗衡的价格狙击回收企业只能从化肥、乙醇、发电等产生废气的工厂里回收二氧化碳,再度销售,光每台回收设备投入就要500万至800万元,每吨气体至少卖到250元至350元才能勉强运转

惨烈的价格战令张孝民疲于奔命,工厂处于半停工状态,不仅江苏,整个华东市场都深受影响“山东是全国二氧化碳回收生产基地,全省35家回收企业,光设备投入就要两个亿,但现在开工量就只能达到30%”张孝民说

王荣华统计了一番,江苏省的回收企业每年二氧化碳产量约为96万吨,但“加起来还不如黄桥一个气田”而江苏省的市场容量仅在50万吨,加上浙江、上海等地,华东市场供求才勉强平衡现在,气田一出,回收企业几坠深渊

基于利益受损的不忿,回收企业视黄桥气田为眼中钉张孝民说,早在今年4月份,他就通过中国工业气体工业协会二氧化碳专业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针对黄桥气田的治理建议报告,报告要求:严格界定气田开采的地下二氧化碳的用途(驱油、化工原料),制止其作为二次排放产品(焊接用、食品添加剂等)在市场上的流通这么建议,实际上是为回收企业保留一份安稳的市场领地

报告转交给了工信部、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但石沉大海张孝民打询问二氧化碳专业委员会,得到的答复是“无能为力,没有人管这一块”

谁在减法,谁在加法

“这就像给自行车打气,一边在打气,一边在放气”

这场由利益受损者发起的抗争,却意外击中了中国最大二氧化碳气田的生死命门

现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发展低碳经济,是谁也无法忽视的国家产业导向几乎每个与会的回收企业老总都会谈及,国家承诺的40%至45%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减排量目标;国家正不惜人力和巨资推动二氧化碳的地下储存的大趋势

这实际上也是回收企业紧握在手的最强势的舆论武器:二氧化碳是气候变暖的罪魁祸首之一,只能减少,不能增加

回收企业认为,它们的产品来自其他生产环节中产生的二氧化碳的回收,进行二次使用,对减排做出了贡献而气田开采却在源源不断地做加法“这就像给自行车打气, 一边在打气,一边在放气”张孝民说

他甚至算了一笔账,捕捉并储存二氧化碳入地,需要800至1000元/吨的成本如果黄桥气田开采出来的二氧化碳,最终都要重新储存,这意味着每年要花费十多亿资金,“气田开采所产生的利益与之相比较,如九牛一毛”

更重要的是,“我们响应国家号召,回收利用废气,为减排做贡献,但黄桥气田开发严重打击了我们的积极性”

黄桥气田采矿权人是中石化华东石油管理局,位于黄桥镇的泰兴二氧化碳厂 (下称泰兴厂)是其下属的生产工厂

目前,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仍只是回收企业的一厢情愿泰兴厂生产如常,载重20吨的槽罐车不时出入工厂大门,环绕厂区的如皋运河边停靠着数艘运输船,等待着装货,进入华东市场

泰兴厂生产部负责人丁成扬觉得“气田冲击市场”一说“有点不通情理”,他说,“市场有需求,我们能供应价廉物美的产品,有什么错而回收企业太依赖于上游主产品的配套生产,如果主产品停了,二氧化碳作为下游产品就会停,没有办法随时满足市场”

但泰兴厂面临的减排压力却是悄然酝酿的2009年,中科院武汉岩土力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小春曾到黄桥镇调查,“我感觉他们(指泰兴厂)也在担心,在现在的减排背景和舆论之下,二氧化碳开采做不长久我很直白地说,继续生产下去,不是个办法他们也在点头”

“关于减排压力,我们已经开了很多次会议,企业要既不影响市场,也不能单纯依靠二氧化碳生产,我们一直在思考”丁成扬坦言

据其介绍,从2008年开始,泰兴厂已在研究二氧化碳驱油技术,即利用二氧化碳回灌,提取地下常规难以开采的石油,而不再单纯从事简单的二氧化碳生产和销售

1 2 下一页

生物谷药业
脉络舒通丸为什么贵
哪款拉拉裤穿脱方便
分享到: